飞趁轻鸿°

『填词』解缙——春水迟

原曲:《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悬腕掭笔锦绣入怀中
十载灯窗挥毫云烟生
再遣风将钩划吹凝
凭榴花青红 朝暮饮千钟

————————

那年长街春意正浓
策马疾蹄京门旧梦
涤砚磨竭沧海潮涨浪涌
豪来沽酌三百诗画共盏倾
扫破鸾笺 指间毫墨岂悭锋
笔走意拨旒动 疏奏更震九重
我心尽付孤鸿

是否狂字写来即情衷
也不负世人冠我恣纵
且由碎雨打檐谩声
聊寄三五盅
悬腕掭笔锦绣入怀中
十载灯窗挥毫云烟生
再遣风将钩划吹凝
凭榴花青红 朝暮饮千钟

后来一度龙阙可登
玉笏在执 飞趁浩风
銮殿阶下抬眼睃望昭昭天穹
身外朝官薄云去来俱匆匆
顿首叩阍 呼声一清道安同
不辨九天晦明 应恨宦海纷争
剖彻肺腑拜奉

也许我应该自锉狂锋
赚得金绮琼露满玉瓮
或兴徽墨铺纸作颂
激一席谀称
偏我狞骨一身不甘融
罪愆数罢反侧卧听更
不忆昔年恣点乱红
掌曳曳昏檠 斟山河满觥

涛声外 敢肆将古松为我屈作衣桁
谪路迁 引赣江入奏不湮字句铮铮
今生啻愿明稷永延乐支荆笔拟鲲鹏
韦编忽绝 一堕失空

峭风却遣怆愤先填膺
除冠易节颠笑还三声
徙向交趾揖别皇城
青髻任枯荣
所幸经年漂零浮尘中
不奢谒来求纱罗为赠
怎惧转遍凄山苦水
囹圄再一程
血气尽冷
不如缟素里就此长终
以残牍作碑以霜雪为冢
醉里若得旧时倥偬
亦不枉浮生

恍如策马再游倚枕芳丛
却作沉霭覆衾又几重
可借满襟冽色一拥
此身堪赴风雪埋骨南柯一场梦
梦醒时拂落晓雾缓归恰春水又东

————

看到原词“以霜雪为冢”这句的时候觉得很有代入感,一时冲动………人生第一次,溜了溜了(。)

评论

热度(26)